萧北战心里虽然咯噔一下。

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或者是愤怒,语气淡淡的说道,“总要有个理由?师出无名的事情,我向来都不喜欢干,我可以为王爷做一切事情,但前提是这一切事情王爷要给我一切理由,不问就干的那叫杀手,或者叫王爷的一把刀。”

端王呵呵一笑,“当然有理由,江谨言,丧生在金石关,秦九月又阴差阳错的在宫里染上了疟疾,不治身亡,他们夫妻两个人的死,虽然说和本王没有直接的关联,但是现在江家......已然已经坐不住了。

他们勾结宋太公,平西侯,甚至是孔笙,私底下不知道在进行着什么交易。

不过本王可以确定,定然是会对我大周的江山有所抨击的坏事,所以大将军您为了保住大周的江山,一定要同我联手,你我共同联手,先杀掉江家的幼子,再一个一个铲除掉江家人。

宋太公现在已然算是卸甲归田,平西侯手中没有实权,就连孔笙所在的内阁,现如今也已经被削弱了权力,他们如果想要鸡蛋碰石头,哪怕是我高估了他们。”

萧北战明白了。

萧北战反问道,“王爷,微臣还有一个疑惑,微臣想知道,秦九月是真的死于疟疾吗?而王爷派去大凌王朝和亲的长宁公主,又是从哪个郡王底下拎出来的郡主?

不瞒王爷说,微尘在京城的这几天,总是会多多少少的听到一些流言蜚语,一次两次微臣不入耳,可次数多了微臣心里也是起了疑惑,现如今微臣只想知道,是否真的像是民间传的那样,王爷强夺了臣子的遗孀封为公主强迫和亲?”

端王盯着萧北战好半天,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自己面前的桌面,似乎在给自己一些想什么的时间。

过了一会儿。

端王缓缓地抬起头。

真挚而又澄澈的目光落在了萧北战的脸上,“本王也不瞒大将军说,这件事情本王也不知晓,为什么外面会传起这样那样的版本,能做到人口相传的,恐怕就只有江家的报纸了,本王也并不是在对江家泼脏水。

当初秦九月得病的时候,大将军并没有在京城,也不知道江家人为了见到秦九月,无所不用其极,后来可能是江家人觉得心中不愤,所以故意报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