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天温楷沉着脸,进门就弄出很大的动静。

见崔心怡又在跟林母打电话,还约着一起按摩美容,老脸更难看了。

等她收了手机,温楷指了指她道:

“以后不许再找季家那小丫头的麻烦,你一天天的就作吧,这个家早晚被你作散了。”

突然被自己老公指着鼻子训了一顿,崔心怡自然不答应。

“你吃枪药了回来就发疯?”

温楷坐在沙发上,端起面前的茶一口气灌了半杯。

“新厂正扩建呢,季霆深那边的款子到现在都还没打过来。”

“那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跟你没关系?你怎么对宁儿的你当人家季霆深不知道吗?”温楷气得不行:“背后说宁儿的坏话还被程晚词听见了,你呀你,年纪一大把了反而越来越糊涂了。”

谁知崔心怡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,冷哼一声:

“我们家的药厂这些年盈利一直不错,想要投资的人多的是。季霆深既然不愿意追加资金,我们干脆跟他解除合作关系。我跟你说,林家……”

“闭嘴!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温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崔心怡,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?你是想跟季家闹掰吗?你知道如果我们两家闹掰会牵动多少利益纠葛吗?你还真是越老越糊涂了!”

崔心怡被吼得一愣:“……”

“林家林家,以后少在我面前提什么林家!”温楷气得都口不择言了:“林家是搞投资的,人家当然要使劲巴结你。你到底是为了儿子,还是为了你那喜欢被人捧着奉承的虚荣心?”

“我、我……”崔心怡都懵了:“你就是这样看我的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